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娟娟的经验
娟娟的经验
 这次要和大家分享的经验让娟娟我有点羞於启齿。不过写一些大同小异的性经验又有点无趣,所以人家只好红着脸,硬着头皮写下来。这次人家要写的是……娟娟的「那里」……曾经被放进过哪些东西。
 
猜猜看。手指?舌头?男人的那个……东西?卫生棉条?哎呀~!这种大家都知道的就没什麽好说了,娟娟如果只写这些东西的话,一定有人会觉得很失望。但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,一定还记得娟娟上回在「我被轮暴的经验」文中提过……冰块。
 
不知道是那个人先想出这个过份刺激的方法,那一次的经验真是弄得我毕生难忘。娟娟不但被人塞入冰块,而且在冰块还没融化的时候更被人用阴茎抽插,还插了一个多小时,害人家控制不住就 了好几次,当时可能是由於春药的作用,所以只觉得很冰、很刺激,并不觉得特别痛。
 
有点淫荡的娟娟在那次以後当然会想要再尝试一次,但是这种事人家女孩子怎麽好意思主动向人请求呢,所以娟娟就只好自行解决了。
 
我从冰箱中拿了一些冰块,放到一个保温盒里,那些冰块大概比两公分立方略大一点,我趁着没人看见,赶紧把保温盒拿回我的房间,准备自我安慰一番。回到房间之後,我开始脱去全身的衣物,只穿上一件白色丝质的衬衫,其他什麽都没有穿,而衬衫前几排的钮扣也没有扣上,让娟娟白晰的胸部可以轻易地露出来。刚开始的时候我坐在床上,拿起一颗冰块,非常小心地触碰我的胸部。
 
当冰块接触到我的乳头时,我就被那冰冷的触感震了一下,倒吸了一口气,而娟娟的乳头平时就很敏感了,遇到这种强烈的刺激,马上快速地突起变硬,有如弹簧一般,背部也弓了起来,使乳房变得更挺。
 
我继续以手指含着冰块搓揉我两边的乳房,使得身体在冷气房中渐渐热了起来,而我私处也开始有湿润的感觉。随着冰块的溶化,我的姿势也由原本的坐姿变成侧躺在床上,双乳上沾满了溶化的冰水而发出闪闪的光泽,衬衫在胸口的地方也湿了一大块,呈现半透明状。
 
我把保温盒放在床头,又顺手拿起了一颗冰块,轻轻地沿着大腿来到私处,并且性急的想要马上塞进去,然而那种冰冷的刺激及冰块 角的刺痛感,使我不敢再往里塞,只能在阴道口前後摩擦,等到我渐渐习惯了那种温度,冰块也溶化了一些变成比较圆滑的形状,我才敢开始慢慢地把冰块塞入阴道。
 
「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」
 
很快的我就开始淫荡的呻吟了起来,并且用手指开始一进一出地抽插,我的淫水伴随着体内溶化的冰水大量地流出,沿着股沟滴到床单上,使得床单湿了一小块。
 
由於我下半身不由自主的扭动,以及阴道内不停地收缩,导致冰块在我里面到处乱滑,很快就溶化了。
 
我只好再拿起冰块,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我的两片阴唇,并用右手将冰块塞入。这次冰块顺利地进入了阴道,我就索性再塞入第二颗、第三颗……,直到我觉得受不了为止。现在不用手指的抽插,光是臀部的扭动,就使得在阴道里的几颗冰块互相撞击摩擦,那种感觉真是又冰、又痛、又有一种刺激的快感。
 
我受不了双腿开始轻微的抖动,口中的淫叫声也停不下来,从私处流下的冰冷液体也比刚刚更多,把整个屁股及大腿内侧都弄湿了,在搞掉整个保温盒的冰块後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我的阴道抽搐了几下,终於达到了高潮, 出了暖暖的液体,我当时失神的昏了过去。
 
过几天我把这个刺激的经验告诉我的好友筱蕾,叫她回去也试试看。
 
「真的很刺激哟!」
 
结果隔天筱蕾马上打电话把我骂了一顿,她说光是放进一小颗就痛的要死了,怎麽可能还会达到高潮呢!……我想可能是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的关系吧,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够接受刺激的东西。
 
另外,相信有许多女孩子都曾经用过原子笔自慰吧!
 
原子笔随手可得,不会太粗,又不像蔬果类一样太过柔软,所以容易被大多数的女孩子接受。每当我写作业写得烦闷时,经常会用原子笔来抒解一下。比较特别的经验是,有一次笔盖竟然掉进阴道里面拿不出来……。
 
也许大家会觉得太夸张,怎麽可能会有这麽好笑的事,但是我前几天看报纸,还看到有人把六公分长的发型定型液喷头掉进阴道里面,也是拿不出来,她想既然拿不出来就算了,才十几岁的小女生,就算向妈妈求助也会被训一顿吧。
 
没想到她不久後阴道开始发炎疼痛,到妇产科检查,医生才替她开刀取出来,那位医师还表示,因为异物进入阴道而导致发炎的病例有很多,大部份的情形都是在自慰的时候,因为好奇而使用物品插入阴道,不慎掉入所引起。……所以看来我也不是第一个发生这种问题的人。
 
当时笔盖掉进去的时候,我非常的紧张,自慰时所得到的快感瞬间消失。幸好家里刚好没有人在,我就赶快打电话给筱蕾求救,但是筱蕾不在,只好打给我当时的男朋友,他先是嘲笑了我一下以後,就马上赶来我家了。
 
他先摸摸我的头安慰我,然後叫我坐在床上,把双腿尽量张开,他跪在床前用两手轻轻地拨开我的两片阴唇,然後靠近仔细的观察,我从下部感觉到他的鼻息,又看到一个大男生仔细的用手拨弄观察我的性器官,开始脸红了起来。
 
其实在之前我就曾经和他做过爱,虽然次数不是很频繁,但也足够满足他的生理需求了。不过他这样子弄实在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 
「来,娟娟,帮个忙自己用手拨开,我用手电筒看看……。」
 
我只好照他的话做,过了一会儿,他说他好像看到了,於是拿出一支细长的镊子,准备用那东西把笔盖夹出来。「啊!」当镊子碰到我的阴核时,我叫了一声,我觉得他好像是故意的。
 
接下来他开始把镊子插入我的阴道,另一只没拿镊子的手表面上看起来是在撑开我的阴唇,其实他故意揉揉我的阴唇,碰碰我的阴核,镊子也没认真在夹,在那里进进出出的,害我开始很有感觉,淫水又开始流了出来。
 
「喂~!你到底弄好了没啊?不要偷偷挑逗人家啦~!」
 
他虚应了几声,还是在那里玩弄我,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,又过了几分钟後,他才好像真的夹到了笔盖,开始往外抽,不过由於夹的角度不太好,所以夹到阴道口附近的时候又掉了,不过好险这次掉在比较靠近阴道口的地方,他乾脆把镊子抽了出来,直接用嘴巴吸了起来,但是吸了半天也吸不出来,还故意用舌头舔我的阴核,他根本只是要趁机搞人家嘛!
 
我被他搞的连话都说不好了。
 
「啊……你……到底是……在吸笔盖,……,还是……啊啊……」
 
原本坐在床上的我,现在已经卧倒在床上,不知道是在说话还是在呻吟了。他吸了好久还是吸不出来,就开始用手指挖,挖的时候还故意用指头的关节摩擦我的阴核,又是弄得我一阵淫荡的呻吟。
 
「啊啊……,不要再……挖了啊,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啦……。」
 
我的淫水随着他手指的动作潺潺地流出。最後他同时插入两只手指,才总算把笔盖弄了出来,但也把人家弄成一个下面湿答答的淫荡女孩。
 
看着只穿了一件 T 恤的美女,他继续用手抚弄着我的私处,然後温柔的说:「娟娟,以後不可以这麽不小心了喔,这次没有掉的太深,所以还弄得出来,要是下次再掉进去更深的地方,就算我用镊子和手指也拿不出来罗!」
 
说着说着,又开始用手指插入我的阴道。
 
「刚刚你就是用原子笔这样抽插是吧,嗯?」
 
他用手指在里面进进出出,我的手也自然的隔着衣服揉捏起我的乳头来。
 
「啊……你明明……啊……都……知道了……,啊……嗯……还故意……问人家……啊」
 
他大概被我淫荡的叫声弄得受不了,就乾脆用一只手把裤子和长裤脱下,当然,另一只手还在继续抽插,不让我有休息的机会。
 
我的阴道满溢着淫水,被他的手指弄出啪答啪答的声音,等他裤子脱好了以後,就将手指抽了出来,以嘴巴代替,继续吸吮着我所流出的淫液,他趁这个机会,将带来的保险套套在他早已勃起肿胀的阴茎上,果然他是早有预谋,要趁着这个帮我拿出笔盖的机会,顺便搞搞人家。
 
接着他拿了一个枕头垫在我的臀部下面,并将我的双腿抬起,放在他的肩膀上,此时他的阴茎顶在我的阴唇上,在那里转呀转的,弄的人家好痒,想要他赶快插进来,不过我不好意思说,只好稍微扭动我的臀部,使他的龟头正好对准我的阴道口,他就顺势插了进来。
 
这次他好像比平常更兴奋,一开始就以很快的速度,猛烈地抽插,干得人家大声的浪叫,我猜他可能是因为发现我是一个会用原子笔自慰的淫荡女孩後,才比平时更兴奋。他一边插我还一边用手脱去我的 T 恤,用力揉捏我的双乳,甚至在我柔嫩的肌肤上留下指甲的抓痕。但是他越比平时粗暴,我就越有快感。
 
我导引他的手去抓紧我纤细的腰部,使他每次在冲刺的时候,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,我也适时的摆动我的臀部,迎合他的撞击,两个肉体间撞击拍打的声音,加上我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娇媚淫荡叫声,响遍了我的房间。在干了人家娟娟半个多小时後,我们双双达到了高潮。
 
不过事情并没有这样就结束,他褪去保险套之後,要我用嘴将他阴茎上残留的精液舔乾净,我就红着脸低下头去帮他舔,这时他也不闲着,拿了刚才那枝掉了笔盖的原子笔,又开始插入我的阴部,他用原子笔抽插的时候和我平时自慰的感觉完全不同,使我的淫水又沿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,我认真地含着他的阴茎。
 
「嗯……嗯……唔唔……」的发出淫秽声音,使他很快又充血勃起,如此一来他又想干人家了。
 
他拔出原子笔,托起我的头让他的阴茎脱离我的嘴,然後要我趴好,他绕到我的後面,开始从後面再次插入我的阴道。这次他也没戴保险套,直接就将光溜溜的阴茎插入。
 
他是先慢慢地,有节奏地抽插,再随着我高涨的情绪渐渐加快,我又是「嗯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个不停。
 
他经常说我呻吟的声音很诱人,听的连骨头都酥了,所以在跟他做爱的时候,我总是尽情的叫,想让他更舒服。
 
也许是因为刚刚才 过一次,这一次他搞了好久好久都还没有要射精的样子,我就这样又被他搞到第二次高潮。由於太舒服了,我索性全身放松随便他怎麽干,他就躺在床上,让我坐在他上面,变成女上男下的体位,他用腰力主动的从下方往上挺,把我顶到较高的地方後将阴茎往回抽。
 
在我受到重力要往下掉的时候,他又顺势顶了上来,使我在他上面不停的上下移动,柔软的双乳也随着他的攻势一波波的跳动,我还是继续发出淫荡的叫声,并自然的摆动头部,使我绑起的马尾在空中汤来汤去。
 
这种体位搞了十几分钟以後,他又回到正常体位继续抽插我,我被插得意识有点模糊,只觉得他的攻势越来越猛烈。又被他干了几百下以後,他才把浓浓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。
 
他趁着我家人还没回来的时候就先走了,为了谢谢他帮我把笔盖拿出来,几天後又在他家跟他做了一次,也是搞的我高潮不断,淫叫连连。但是这个男友後来因为脚踏两条船,所以就跟他分手了。
 
其他娟娟曾经被放入的东西还有一些没提到,下次有机会再写出来与大家分享。希望大家要继续持娟娟喔!下次见。